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四姑娘山前记-江西大茅山拉练

四姑娘山前记-江西大茅山拉练

作者: 时间:2019-05-29 阅读量:52

 感受到四姑娘山的神秘召唤,那是一个神秘事件,谁也说不清从何时开始,谁也说不清是如何发生,冥冥中,她来了,也许酝酿了若干年,也许只是一瞬间,就像一颗神秘的种子,突然,在一片神秘的地带,萌芽了,嫩绿的芽苞,招摇地探出头来,展现在我们面前,鲜艳可爱,稚嫩欲滴,让我们惊奇,让我们惊喜,而我们的使命,就是让她生长,烂漫生长,迎着阳光,迎着青葱新鲜的世界,散枝发叶,开花结果。
  2013年的夏天,炎热无比,流火烤焦了大地,热浪让世界昏昏沉沉,许久没有活动筋骨的一群小伙伴们突然活跃起来,几次神神秘秘的碰头,几次一本正经的会议,几乎没有什么悬念,一致决定去四姑娘山冒险,去那个美丽的地方,人间仙境,天朗气清,攀登到最高的峰顶,站在白雪皑皑的石头上,极目远眺,一览群山,舒展壮美不拘的胸怀,岂不快哉!
  小伙伴们都不小了,从二十啷当到四十好几,从黑发乌亮到雪染双鬓,年龄跨度不小,但同样的是,都处于还可以做梦的青葱岁月。做白日梦可以,做中国梦也可以,但是做登山梦,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四姑娘山幺妹峰海拔6250米,号称蜀山皇后,身材苗条,山势挺拔险峭,山顶万年积雪,不适合常人攀登,有史以来,不过6、7个职业壮士登上而已,我们这群业余选手,仅能自称精神上的专业老驴,精神上崇拜一下幺妹峰也就罢了,去三妹峰,才是人间正道。
  好了,三妹峰,海拔5355米,常规攀登,再加上一点点专业的攀岩攀冰技巧,关山飞度,不在话下。
  作古的人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
  梦一旦开始,拉练必不可少,既可以活动筋骨,又可以检验装备,还可以乘机腐败一下两下甚至三下。
  必须拉练!拉练不是细节,但拉练决定成败。
  去大茅山拉练。大茅山,坐落在江西德兴,海拔1392米,峰岭延绵,一望无边。有道是:山不在高,路远则灵,水不在深,能喝就行。巍巍大茅,屹立德兴,茂竹依山绿,苍松万年青。云间飞瀑布,山道悠悠行。可以长徒步,能扎营。无山门收门票,无游客满山岭,北瞰景德镇,东望渺三清。
  孔子曰:“不亦乐乎?”
 

-----------︿︿︿美丽分水岭︿︿︿-----------
一 、大茅山
  大茅山是蓝魔的老巢,蓝魔的一群舅舅在那里滋润地生活着。那里群山环抱,流水弯湾,古木参天,那里藏着亚洲最大的铜矿,还有号称金山的金矿,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民风淳朴,去大茅山拉练,天时,地利,人和。 


  这是团队第二次去大茅山了,上一次是2011年春天,那一次理应算是团队的年度常规活动,出发前由于始祖鸟有紧急要事处理,不能成行,登山队少了一根主心骨,登山途中,有个混进来的职业坏蛋打着照顾儿童的幌子,一路不停地做两位随队的幼儿园小盆友的思想工作,搞得小朋友们人心涣散,见异思迁,结果登山队半途下山,索性大吃大喝,游金山访秀水,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透顶腐败了两天,临了,冒着毛毛的春雨,在山沟沟里挖了好几袋裹着红泥,嫩得滴水的春笋,兴高采烈地跑回上海,喜不自胜,几乎忘了今夕何夕。
  这次拉练事关重大,所以,第一,不能带坏蛋;第二,不能带小孩;第三,组织上必须严肃慎重,按照登四姑娘山的规格配置装备,模拟四姑娘山的环境严密队员分工。
  2013年8月底9月初的时候,大家在淘宝败了不少钱,又结伙去三夫户外败了更多钱,各种装备焕然一新,很像样子了。9月6日一早,九位小伙伴们带着浩大的装备和商量好的各自负责的给养,乘坐一辆依维柯,离开上海,去了江西。
  江西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地方。
  在车上,大家对了一下情况,发现有点问题,问题出在头天晚上的微信群会议上,这次七嘴八舌的会议天马行空,一不小心跑了题,引起了不少混乱,比如土豆,由于有人说土豆好,所以很多人都带了可爱的小土豆,比如说牛心菜,由于有人说少带点牛心菜,结果没有任何人带牛心菜,而微信会议上有人声称的新鲜牛排肉和巨大的烧烤铁板,却再也没有人提起,特别是岩秋,说好背20斤大米上山,看现在那个特别无辜的样子,肯定2斤大米也没带。事先殚精竭虑科学严整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的豪华清单被这次例行会议毁了一半,还好,仅仅只毁了一半,还剩一半。
  这是教训,这次算了,下次决不能再犯。
  下午差不多2点左右,我们在花桥镇和蓝魔的小舅舅和小舅妈会合,在小舅舅的家里,刚出笼热气腾腾的包子热烈欢迎我们,这包子清香可口,味道别具一格,回味悠长,令小伙伴们大快朵颐之余,赞不绝口,作为吃货的小英特意犹未尽,壮志凌云,企图出资,请舅妈技术入股,进驻上海,开一家大茅山芳香包子铺,预计在不久的将来,可以挤垮芭比馒头,独占上海市场,然后连锁店像蝗虫一样推向全国,与肯德基麦当劳们抗衡,最终将占领全世界。可惜舅妈不干,说这包子是大茅山特产,接大茅山地气,配方采用的是大茅山新鲜食材,不说运到上海早就变味了,要推广到全国乃至全世界,怕是要把大茅山上的一点山珍都挖空了,作孽呀!作孽!想吃包子,到大茅山来吧。
  言归正传,小舅妈要和我们一起上山,这在计划之外,出乎我们的意料,但大家都很欢迎,小舅妈见多识广,风趣善谈,一起上山,会给艰难枯燥的徒步行程平添许多乐趣。差不多下午3点钟的时候,我们把车停在大茅山庄附近老乡的院子里,就地整理行装,装束整齐,十一个人的队伍,沿着湿滑的山路,逶迤上山了。

  向导兼协作:小舅舅,小舅妈;拉练领队:蓝魔;拉练成员:始祖鸟,小英特,005伟叔,凤祥,Frank洪,岩秋,笑嘻嘻,玲珑。
 

  天阴阴,下着小雨,山脚的路蜿蜿蜒蜒,毛竹成林,崇山峻岭在云雾细雨中难窥真容,潺潺小溪,在石间穿梭跳跃,一路上拨响动人的琴弦。这一年天时不正,初秋的天气,还是像夏末一样闷热潮湿,小飞虫猖獗,却一点也阻挡不了团队的行程,天麻麻黑的时候,我们到达了小半山的脚庵庙。

  脚庵庙灰墙青瓦,朴实无华,背靠山崖,面朝一泓清潭,一排三间,左右两小间一为客堂,一为厨房,中间大堂供奉着一尊千手观音和各路山神土地,造像虽简陋却非常用心,体现当地山民的淳朴信仰。庙里有一位火工道人兼庙祝,负责香火灯烛,门窗关防,打扫厅徐,依时敲磬,按需点香,倒也中规中矩,井井有条。小舅舅早几天就联系好我们在庙里扎营事宜,一阵寒暄,小伙伴们打开各自背包,摊开浩大的装备,在潭边梳洗一番,开始扎营烧饭的干活。
  原计划始祖鸟和玲珑两个人充当火头军,可是小舅妈不干,说她上山不是来玩儿的,今天让她烧饭,用庙里的老虎灶,柴火芬芳炊烟袅袅,别有一番风味,今天谁也不能抢了她的生意,明天谁想烧,谁烧。
  恭敬不如从命,始祖鸟和玲珑只好架起自备的户外炉灶,打来潭中山泉水烹铁观音,潭名观音潭,山泉交汇而成,名称来历已不可考,潭水清冽可口,烹制铁观音香茶,上佳之选。不移时,等小伙伴们搭好帐篷,一起就着茶香聊天看风景。



  这一湾山间,烟雨朦胧,流水叮咚,一阵阵斜风细雨,一阵阵鸟咽蛙鸣,屋檐下,滴水像一串串闪亮的珍珠,从青瓦间连珠滑下,扎进青石地上积年的小雨洼里,一声又一声叹息,无踪无影。


  团队形成已经好多年了,除了几个老驴友,走马灯似的,进进出出不少朋友,大家乘兴而来,兴尽而归,来者不拒,去者不追。团队平时以羽毛球活动每周聚会,每年都会有一两次大型的活动,这些年,天目山、华山、太白山、清凉峰、徽杭古道、贡嘎、新疆、西藏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
  大茅山拉练,一则是为四姑娘山作准备,一则是有事相商。
  经过多年的积累,是组建一个固定社团的时候了,一群热爱健康运动、志同道合齐心协力的小伙伴们是该找到一个更高的平台,创造一个更有效能的环境和格局的时候了。社团固定下来,组织上更严密一点,分工能更明确一些,规划得更长远,团队必将绽发更大的力量,活动必将更加丰富多彩。
  这是始祖鸟的提议,在山下就讨论过了,得到大伙一致赞同,在山上,我们有两天的时间,深入下去,好好讨论。
  首先是社团的名称。
  小庙的大厅里,五花十色的名称被提交出来,有些经过深思熟虑,有些顺着一点灵光,脱口而来;有些立意深远,有些平易近人;有些文质彬彬,有些光怪陆离;有些朗朗上口,有些呕哑嘲哳。满意的名字不少,可是十分满意的那个,还躲在爪哇国的深闺里,千呼万唤,没有消息。
  开饭了,小舅舅小舅妈老虎灶上烧出的晚饭摆到了厨房的大木桌上,就着头灯七摇八晃迷离的光柱,定睛看去,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这太腐败了!半山腰黑乎乎的小厨房里竟能摆出这样奢靡的晚餐。这太腐败了!有违八荣八耻的光辉思想。
  果真太腐败了!腐败程度难以言表!上图。

    我们这群根深蒂固的腐败分子,本来是想到山上吃点儿苦,积攒点肾上腺素,现在馋涎横流,食指大动,精神陷入极度堕落颓废状态,没救了。
-----------︿︿︿美丽分水岭︿︿︿-----------
二-山雨
 
  山雨,在第二天早上的山路上,淅淅沥沥,随着海拔上升,闷热和小飞虫渐渐散去,清亮的雨丝,有一阵没一阵地追逐着登山的队伍,这是冥冥中的天意吧,肯定是冥冥中的天意!“山雨”,多么应景的名字,低调里透着浪漫,质朴里掩不住高雅,就像我们这群小伙伴,一模一样的格调,一模一样的品味,招摇地在人迹罕至的山路上奔向远方的顶峰,远方在远远的地方招手,那是一双看不见的手,而我们心领神会,如约而来。
  “雨”音同“羽”,羽毛球的羽,我们的羽毛球高手们也表示毫无违和感,如今“山雨”一出,名正言顺,皆大欢喜。
  “山雨社”,“山雨户外运动社”。这名字就在山路上情深深雨濛濛地定了。


  随着海拔升高,我们穿过了低垂的积雨云,天,渐渐放晴,天色,渐渐开朗。大茅山山路,曲折盘桓,时而平坦,时而陡峭,凿开盘陀巨石,穿透密密的山林,渐渐爬上了漫长回旋的山梁,大茅山海拔不高,但山路悠长,我们这支重装登山的拉练队伍,平均每人负重23公斤,各种准备上四姑娘山的先进装备在山路上接受检阅和考验,帐篷睡袋,地垫营灯,锅碗瓢盆,茶米油盐,罐头白菜,火腿土豆,红薯饼干,老白干小榨菜,巧克力牛肉干,林林总总,应有尽有,小伙伴们的登山包都被撑得鼓鼓囊囊,像是要周游全世界。
  世界很大,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世界,每一个人欣赏和展望面前世界的眼光和方法都不一样,每一个人接受和融入当前世界的方式和程度也不一样,在红尘滚滚中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抱着积极向上的理念,在繁杂浮躁的现代生活中,抽出一些时间,一起强身健体,愉悦身心,丰富人生阅历,一起加油,一起接受挑战,一起开心、一起奋斗、一起发现自我、开拓自我、超越自我,证实自我,这是难得的机缘。

大茅山

大茅山

大茅山


  队伍在泥泞崎岖的山路上行进,年轻人一马当先,老弱病残也不言放弃,大家有说有笑,前呼后应,互相帮助,互相扶持,中午时分,小伙伴们陆陆续续抵达山顶附近的寺庙-白云庵。
-----------︿︿︿美丽分水岭︿︿︿-----------
三-大茅山颠

大茅山

  大茅山顶的老庙于中毁灭。1988年,江西德兴有陈姓人士,时年近六旬,立志重修庙宇,再塑金身。结志同道合者相伴上山,筚路蓝缕,人挑肩扛,山石垒墙,木模制瓦,伐木为梁,八个月成庙,至今修葺扩建不息。陈姓老者今年八十余岁,黑发,精神焕发,带领几名义工,住在庙里。
  我们在庙边的客堂歇息,正当白露时节,雨后的天气,薄雾茫茫,时有空谷鸟鸣,远近呼应,声声入耳。山顶清凉,火塘里生起了熊熊的篝火,温暖干爽,小伙伴们摊开装备,更换湿透的衣裳,清理湿滑泥泞山路上弄脏的登山鞋,这些鞋是上四姑娘山的配置,高帮重装Gore tex,在这炎热多雨的时节,略略有点牛刀杀鸡的隆重感觉。

 
  小舅舅和小舅妈在这里人头熟络,见到我们这些奇装异服的山外来客,每个人都很热情,愿意提供一切可能的帮助。不多会,小伙伴们就被小舅舅们鼓动到附近的神龟望月看风景去了,剩下玲珑一个人在庙里喘气。
这座山庙应当是大茅山民间信仰文化一个独特的标本,别具一格,正庙前厅供奉着乌风大王,后厅供奉一系列神佛,无论前厅后厅,都庄严肃穆,宁静端祥。
  在山下就听当地人传说,乌风大王很灵,出神入化,进山沿途必须虔诚恭敬,不可亵渎。我们上山的那天是9月7日,农历八月初三,一个月前的七月初一,是乌风大王的生辰,十里八乡的数千乡民登山拜谒,我们今天走过的幽静冷清的崎岖山路,在那一天人头攒动,拥挤热闹,往来信民,络绎不绝。客堂的泥版石墙和门窗上,张贴了许多红纸布告,有简略的祷告词,注意事项,也有香火收入流水账,进的出的,来的往的,看得出当事者的仔细用心。
  信仰虽然有的原始古朴,有的逻辑精密,有的固步自封,有的与时俱进,有的独居一隅,有的四海传扬,各自宣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也不尽相同,但原生态朴实的信仰,大抵劝人为善,不行恶事,宣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些民间小众的信仰,往往包装简陋,蕴含也不深刻,但立意不低,接地气,通人心,使一方乡民找到内心的支撑。礼失求诸野,正是表述了物欲横流的世界中,大众信仰毁坏后向心灵的基本支撑点回归的需要和方向。
  城市成就了现代文明,却正在以另一种方式威胁城市人的健康,成就和威胁的进程都不可逆转。成就,是人类的信仰,而健康,应该成为每一个人自发的信仰,人生可贵的,不是腰缠黄金万两,而是能背包走天涯的健康。

  大茅山上这块接近顶峰的平地,约摸近十亩,空气清新,四周植被茂盛,乔木灌木混生,庙周围的空地被开垦出来,形成几片错落有致的菜园子,纯有机原生态无污染的菜园子。园子里的各色菜蔬,明显经过了仔细的耕作,行列齐整,淡定从容,在清柔的山风中随风摇曳。这一园子植物,吸天地日月灵气,得大茅山水土精华,茁壮水灵,神采焕发,简直让人不忍心摘下,到池边洗洗弄弄,灶上油烹火煎,端上桌子,以饱口腹之欲,简直让人不忍心。小舅妈,那青菜,你把她们怎么啦?罪过啊罪过,让我先尝一口,好吃不好吃?
  小舅妈在厨房的老虎灶上准备好了中饭,一如既往的腐败。午饭和晚饭都是我们的拉练项目,现在好了,小舅妈一手包办代替,产品丰富,手艺超群,完全符合多快好省的最高要求,小伙伴们怎敢班门弄斧?权当取消了,算了!
  离庙大约三、四百米的地方,有一座原木搭建的屋子,在我们来的路上,建在高台上,台下有一口水井,也是原木井栏,山泉汇流的小水井,是很好的水源。小舅舅与庙里管事的商量,借来供我们搭建营地。午饭后的任务是把装备搬过去,整理打扫现场,搭帐篷,落脚休整。
  午后起雾了,一团一团的浓雾,这雾,在山下看,就是依在山顶的流云,身临其境,只觉得在茫茫的雾中。有道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同理,不识流云真面目,只缘身在此云中。
  木屋大约2-300平方米左右,外观简陋,入内一看,才发现别具匠心,木屋以一根根杉木做柱子,搭在石鼓上,形成廊柱框架结构,又以榫口架木梁,两层屋顶,自然通风,包裹彩钢板防水。若不是山顶造屋艰辛,人力物力匮乏,以此手段,必能造出漂亮坚固的豪屋。
  这个屋子原是做大伙房用,逢年过节及山神生日时信众朝觐高峰期间,在这里架锅烧饭。地是简单平整的泥土地,散落着不少枯枝和烧秃的柴火,近来潮湿,沿着地面结起的蛛网,挂着密密麻麻的白露珠,十分打眼。
  小伙伴们分成两拨,一拨户内,小英特负责平整场地,岩秋负责生起篝火,始祖鸟和玲珑架炉具烧茶;另一拨户外,蓝魔、005、Frank洪、凤祥、笑嘻嘻负责在附近寻找干燥的柴火,等地面清理完毕,搭帐篷。
  大家都热火朝天地干起来,有一只硕大的癞蛤蟆,蹲在墙角,饶有兴致地看着小英特洒扫,看得入迷。蟾蜍大哥,打搅了,借过。
  柴火一根根扔进来,有些是整根的大木头,需要用柴刀处理,于是就处理了。
  歪诗一首赠小英特。
  密林飘白雾,
  白雾迷小屋,
  小屋啥情况,
  谁把大刀舞?
  看图说话。
 

  篝火燃起来,驱散了木屋内的雾气,屋顶很科学,双层屋顶形成的夹缝烟道,抽走了柴火的烟气。
 


-----------︿︿︿美丽分水岭︿︿︿-----------
四、星星之火 

大茅山

 
 
  每次上山,玲珑都要负责烧茶,山上的山泉水烧出的铁观音芬芳可口,城里的自来水不可同日而语。

  铁观音香茶烧好了,地面清好了,帐篷搭好了,篝火也熊熊燃烧起来,木柴在明亮的火焰中哔哔剥剥地燃烧,木屋里弥漫一股好闻的松香味道,火焰在摇摆,火星在飞舞。

  这气氛,太棒了!
  在大茅山顶,森林茂密,空气清新,白雾茫茫,天地一合,简陋的木屋内,篝火熊熊,小伙伴们围坐在腾腾的篝火前,心像烈焰一样燃烧。
  开会了。

  这是一次团结友好的大会,这是一次催人奋进的大会;是一次统一思想的大会;这是一次凝聚共识的大会;是一次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大会。大会实事求是地总结了团队7、8年来的光辉历程和宝贵经验,全面客观地分析了美好的形势和存在的若干鸡毛蒜皮的小问题,科学务实地谋划了未来的发展思路、工作重点和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奋斗目标;
  与会代表9人,并全权代表了因故在上海陪老婆逛街血拼看电影而未能与会的猛犸象,庄严宣告:
  山雨社正式成立了!

  以茶代酒,干杯!
  这是一次胜利的大会,是一次民主的大会,这是一次历时两天的大会,第二天早晨,2013年9月8日,为了赶上小舅妈操办的丰盛早茶,会场从木屋内的篝火前仓皇转移到山顶庙前的广场上。与会代表在广泛酝酿讨论和充分发扬民主的基础上,选举产生了山雨社第一任社长。
-----------︿︿︿美丽分水岭︿︿︿----------- 
五-大茅山后记-腐败的火苗在心头燃烧 
  如果一定要给大茅山拉练做一个总结,十分坦白十分客观地说:太腐败了!
  首先是视觉上的腐败:大茅山中风景秀丽,人烟稀少,拉练的三天时间里,山雨绵绵,云遮雾绕,仿佛仙境,虽然无缘极目远眺,宏观的山景若隐若现,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不出来,然而这初秋的细雨,将生机盎然的森林打扮得一碧如洗,原生态不沾一丝铅华的风景犹如小家碧玉,淳朴怡人,秀色可餐。

 
  其次是味觉上的腐败。我们这群腐败分子,不是吹的,在历年的户外穿越中极尽腐败之能事,越是在艰苦的地方,越是挖空心思,奢靡卓绝。曾有打油诗描述2009年初攀登太白山的腐败盛事:
  十斤牛肉走秦岭,
  茅台药酒分外亲,
  一打香馕存老庙,
  烧雪足浴铁观音。
  这首打油诗讲述了不堪的往事,和大茅山拉练的腐败比起来,小巫见大巫。不必说大茅山芬芳的山珍包子,也不必说小舅家自酿的陈年老酒,也不必说家藏的笋尖,也不必说酸脆的泡菜,也不说山顶成仙的青菜,也不必说松木余烬烤糊的红薯,也不必说始料不及带少了的炒菜油,也不必说吃不完留在山顶成堆的罐头、牛肉,光是那三天连续不断早茶中饭晚餐摆上桌子十碗八碗的架势,相信世上的驴友只能感叹,叹为观止。

  小舅舅小舅妈辛苦了!
  至于腐败之外其它的事项,坦白地说,想不起来了。
  当然,如果用力地想一想,还能想起许多。
  笑嘻嘻帮助几乎迷路的玲珑,接下了玲珑像大山一样压在双肩的背包,是新时代的活雷锋。
  Frank洪在砍伐一棵枯死的杉树时,不小心伤了手,幸亏急救装备齐全,现场包扎,没有哭,很勇敢,有邱少云的风范。
  凤祥顽皮地玩耍刚从树上落下的青板栗,不小心被刺猬一样的栗子皮扎了手,栗子很坏,下次离远点。
  小英特在下山途中。不小心在山路上滑了一跤、两跤、三跤,好像足足有四跤,被玲珑嘲笑,结果玲珑也立马滑了一跤,报应不爽,勿笑人短,勿炫己长,这是老祖宗的家教。当然005好像也摔了一跤,估计005事先也偷偷地笑过。还有,下次搭帐篷的时候,不用搭在那么里面,可以考虑搭在最外面,万一半夜有黑熊光顾,玲珑和你一起一起跟熊瞎子打个商量,里面人多,先去里面,里面请。
  岩秋身轻如燕,总是一马当先,虽然说明体力好,但是这是20斤大米没背的原因,下次背多20斤大米,和我们一起慢慢走,慢慢聊天。
  蓝魔的依维柯比较别致,那个档位和我们熟悉的不一样,所以,高级司机就是高级司机,我们都知道从江西开回上海的夜色朦朦的路上,蓝魔上下眼皮都打架了,差一点就像被502粘上一样,下次再开这辆车不另带司机的话,我一定多带几根火柴棒,关键的时候,可以拿来撑一撑眼皮。
  至于始祖鸟,我们一直不好意思说,下次安排食品给养清单的时候,能不能等安排完了,让我们闭上眼睛胡乱打个5折,5折就够了,全套太腐败了,腐败的源头啊!
  大茅山三天两夜的拉练,于2013年9月8日中午小舅舅小舅妈在花桥镇上摆下的庆功宴上圆满地划上句号。

  庆功宴后,小舅舅又带上我们参观了铜都的铜矿,这是亚洲最大的铜矿,被挖成陨石坑的高山,车轮有两人高的自卸矿车,源源不断运出来的矿石,都给我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不过,大茅山也有缺点,这山虽然路长,但是不够高,只有1392米,再高个几千米,去拉练,才能够吃足苦头。现在这种拉练,太腐败了,简直不像话。


上一篇: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下一篇文章